谁才是湖南往来最多、最密切的“朋友”?你可能想不到 大数据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  • 来源:内蒙古大学教务系统_内蒙古科技大学教务处_内科大教务处绵竹中学
阅读模式

标题:谁才是湖南往来最多、最密切的“朋友”?你可能想不到

    历史上的湖南,是孤独的,“朋友”不多。

    三面环山,北面是洞庭湖。去北边湖北要穿越九死一生的洞庭湖,隔壁东边的“江西老表”,来探一回亲,也要翻山越岭……

    有位禅师说过:“山不过来,我就过去。”这符合湖南人敢为人先的性格。

    改革开放后,湖南迅速成为重要的人口输出地。湖南人顺着交通线蔓延滋长,建立起了自己庞大的“朋友圈”,近有毗邻的湖北、江西、广东,远有西藏阿里、新疆和田。

    谁才是湖南往来最多、最密切的“朋友”?大数据知道。

    我们通过“位和人口流动数据发掘分析云平台”,梳理了近五年春节前后约一个月时间(腊月十五—正月十五)的人口流动数据(数据包括火车、飞机、汽车公共运输工具,不包括自驾)。在这场大迁徙里,每年平均有15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与湖南发生或多或少的人口往来。在迁徙地图上,联结湖南与各地的线条,像杂乱密集的蜘蛛网,孰亲孰远,一目了然。感情可以伪装,数据,不会撒谎。    撰文/本报记者唐兵兵

    怀化东西走,岳阳南北走,都由城市的交通线决定

    北上还是南下?是需要迁徙的湖南人在春节结束后面临的选择。

    而怀化是个例外,他们更多考虑的是向东还是往西,向西往云贵川,向东往江西、江浙、长三角,而更多的怀化人会选择向东。对于怀化来说,南下或北上,远没有往东或往西方便。这个“火车拉来的城市”,乘坐着火车去往远方,火车的方向,决定着他们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位和人口流动数据”连续五年的流动人口数据显示,怀化人并不像其他市州的人一样热衷于南下北上,而是沿着怀化最重要的交通线——沪昆线迁徙。以2019年的数据为例,2019年春节前后一个月,怀化人向广东的迁徙,主要集中在广州、深圳、东莞三个城市,占向外迁徙的9%(包括省内跨市流动),而北京和天津,只占怀化向外迁徙人口的3%。怀化的对外迁徙主要集中在沪昆沿线的19个城市,占怀化向外迁徙总量的42%,其中流向邵阳最多,占7.6%。外省城市中,则以上饶市最多,占4.2%,其次是金华市,占4.1%,与流向深圳、广州的迁徙量相当。

    在火车未开通之前,怀化算得上是个交通闭塞之地。火车连通了怀化与外面的世界,沪昆铁路和焦柳铁路及渝怀铁路呈“大”字在城区交会。沪昆铁路是一条贯穿东西的重要交通线,也是怀化最重要的交通线。连通上海、昆明,途经江浙、江西,跨过罗霄山脉,由萍乡进入醴陵,进入湖南,穿过雪峰山,由怀化进入贵州、四川、云南,构建了湖南与东西方向的“朋友圈”。

    通过大数据可以发现,相比于由沪昆铁路与怀化相连的东部城市,西部云贵川的城市安顺、贵阳、六盘水、毕节与怀化的往来就稀疏得多。

    即使有火车相连东西,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怀化的东进之路依旧是段漫长的旅程,全长2633公里的沪昆线上一定留下了无数或拥挤、或温情而又漫长的春运记忆。2002年2月,沪昆高速铁路沪杭段正式开工,4年后,全线正式通车,在某种意义上,意味着怀化与东、西部城市的距离“缩短”了。

    交通线决定着一座城市的“朋友圈”,怀化顺着沪昆线向东西蔓延。身处南北大动脉京广线上的岳阳的“朋友圈”,则以南北城市为主。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,2019年春节前后一个月,岳阳向外迁徙人数总量的前十位都是处于京广线上的城市,除了省会长沙,位于京广线两端的广州、北京,是岳阳往来最密切的“朋友”,分别占岳阳对外迁徙总量的11%、9.4%(其中包含省内城市)。

    无论是交通线的蔓延,还是交通工具的提速,都让世界“变小”了,喜欢折腾、爱好交游的湖南人,定然会顺着交通线,到达公路、铁路的神经末梢,把各地纳入到自己的“朋友圈”版图。

    长沙、北京是最亲密的CP

    湖南与广东走得最近,是被大家公认的。那么,具体到城市呢,哪些城市“出双入对”,是最亲密的CP(配对、情侣的意思)?

    其实,最亲密的城市CP并不在广东与湖南之间。从数据上来看,长沙、北京这对CP,往来最为密切。2015年—2019年,春节前后一个月的时间里,两城之间的人口流动都高居湖南城市CP的榜首。其中2016年,两城往来最为密集,从长沙流向北京的人数达到427万,北京流向长沙的人数总量达428万。不过,这对热烈的CP,似乎也不太稳定,2019年,两城之间的流动打了个对折,只有230万。一是全国流动人口规模下降的大背景,二是因为北京限制外来人口。

    衡阳—广州、永州—东莞之间则是“单纯”的经济CP,第一代打工者在广东选择了城市,影响了后来者的聚集。广州每年春运,流向湖南的人流中,衡阳占据着绝对优势。2015年春节前后一个月,从广州流入衡阳的人数达到150万,占了广州流入湖南总数的20.5%。即使广东向湖南迁徙人口大幅下降的2019年,从广州流入衡阳的人数也达到了83万,远远高于湖南其他市州,其中并不都是返乡者,也有春节期间到南岳旅游的游客。2018年春节区域旅游排名,衡阳市在地级市游客接待量可是排名全国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永州与东莞之间的关系,就没有衡阳与广州那样牢不可破。根据位和人口流动大数据,春节前后一个月的人口流动数据,2015年—2018年,永州与东莞的亲密关系就一直受到郴州和衡阳的挑战。数据显示,2015年,春节前后一个月,东莞市迁往永州的人数为52万,衡阳紧随其后。2019年,永州的地位被郴州、衡阳双双超越,屈居第三,郴州以微弱优势成为东莞的新CP。

    除了因为政治和经济原因紧密结合的城市CP外,还有青梅竹马,因为情感连接的CP。比如岳阳、常德—荆州,株洲—萍乡……这些地缘接近的相互流动,弥补了湖北、江西与湖南之间相互吸引力不足的遗憾。

    2018年2月8日—2月22日百度迁徙的数据显示,荆州有连续四天位列湖南流出人口首位。2月11日,从湖南流出到荆州的人口总量,占湖南流出人口总量的7.08%。而春节前后一个月中,从荆州流入湖南的人口主要进入常德和岳阳,分别占流入湖南人口总量的34%、38%。

    根据2017年大年初三至大年初六的百度迁徙数据,可以清晰看到,从岳阳、常德去往湖北荆州的人数比例达到岳阳、常德春节外迁人口总量的60%以上,而株洲则迁往萍乡最多,占比超过株洲外迁人口总量的50%。显而易见,这些边界城市间的往来,更多的是春节的探亲之旅,是真爱无疑了,不受经济变迁的影响。

    湖南的“朋友圈”,跟广东关系“最铁”

    改革开放以后,南下,就成了湖南人淘金的代名词。数十年里,无数的湖南人前赴后继,南下广东。国道107线、京港澳高速公路、京广铁路、武广高铁穿过曾经阻碍湖南和广东的南岭,将两个气候完全不同的省份紧密联系在了一起,每年春运时节,广东与湖南之间的人口迁徙,就成了一道亮丽的景观。抛开感情,单从数据上来看,与湖南关系“最铁”的是广东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在《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》中,2015年,被称作流动人口规模的一个拐点,2015年国家统计局公布全国流动人口总量为2.47亿人,比2014年下降了约600万人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,湖南对广东依旧一往情深。

    “位和人口流动数据”统计,2016年春节前后一个月时间内,广东的深圳、广州、东莞三个城市流入湖南的人口总量不降反增,同比增加了35%,广东这三个城市流入湖南的人口数占到各省市流入湖南总量的22.8%,还不包括韶关、清远、佛山等湖南人比较多的城市向湖南的迁徙。

    或许你认为这种迁徙,只代表往来密切,并不能说明感情深厚。

    那么,微信红包呢,是否能从侧面说明感情?2017年春节过后,微信发布了《2017年微信春节数据报告》。报告显示,广东省以58.4亿个红包的收发个数遥遥领先。而广东省发往湖南省的红包个数在全国排第一,紧随其后的,是湖南发往广东的红包。当然,其中有不少在广东过年甚至定居的湖南人发给家乡亲人的,并不是湖南人与广东人之间的往来。这并不能作为质疑两省关系的理由,湖南人在广东过年、定居,反倒说明了两地“你中有我”的亲密情谊。

    不过,湖南与广东的关系,更像是一对建立在金钱利益上的“夫妻”,关系并不像看起来那样牢不可破。两者之间的“裂痕”在“位和人口流动数据”中清晰易见,2016年开始,春节前后一个月广东流入湖南的人口总数开始下降,广州、深圳、东莞三个城市流入湖南的人口总数减少了11.9%。而2019年,更是陡崖式的掉落,相比于2018年,三个城市流入湖南人口数减少了47%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有这种断崖式的下降?其中除了自驾车和反向春运的影响因素之外,不可否认的原因是,全国流动人口规模骤降,湖南去往广东的人口骤降。广东的产业调整,工厂迁往内地,谋生计的湖南人不再需要南下,选择从广东回到湖南的年轻人们在增加。

    广州市规划院,选取了2015年和2019年春运前十天20个人口流出热度最高的城市,发现西安、长沙、贵阳、南宁等中西部城市流出热度排名上升,长沙首次进入榜单,位列第15名,结论是中西部城市的吸引力快速增长。2017年,360大数据中心基于9亿用户春节春运前夕至除夕的迁徙态势,发布“2017年春节空城指数”,在春节十大空城排行榜中,东莞位列榜首,佛山、广州、深圳紧随其后,而长沙位列第五,超过上海。“春节空城指数”说明该城外地人多。

    从前赴后继的南下,到今天的陆续逃离。是湖南和广东的成长与变革,也让彼此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。不过广东依旧是湖南“朋友圈”中关系“最铁”的省份,在数据上看来,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湖南、湖北、江西CP“感情败给了现实”

    说湖南跟广东关系最铁,最不服气的应该是湖北和江西。“湖南湖北一家亲”、“江西老表”都代表着三省之间的亲密关系。

    湖南、湖北古时曾是不分彼此的一家人,虽然分分合合、聚少离多,最近的一次分家却不过数百年前的事情。在河运时代,宝庆佬在武汉码头就占有一席之地。湖南湖北就像两情相悦,却由于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终于各奔前程的情侣。湖南、湖北现在仍常被拉作CP——但是像打开一封久远的情书,终究是有了距离。

    在与湖南感情上,江西比湖北更有底气。湖南人有许多江西移民,虽然叫作“老表”,却是血亲,往前800年,我们都是江西人。两省就连在“外貌”上也有颇多相似之处,东、西、南三面高山阻隔,北边是湖,一条江蜿蜒其中。甚至在地图上,两省都像一对拥吻的情侣。

    除了这种“血缘”上亲近,湖南与江西交往密切。明清时代,江西人翻山越岭而来,江西帮深入到湖南的各个市州,在湖南商界呼风唤雨。湖南各地的万寿宫,是江西留给湖南的信物。随着两地交通、经济地位的转变,两者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,口里亲切地唤作“老表”,内心里却常常把对方当作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从感情上来说,湖南、湖北、江西,三省有着剪不断、理还乱的纠葛。但是,现实是检验感情真假的标准。

    改革开放以后,三省都迅速成为劳务输出大省,江西、湖南长时间里占据冠、亚军的位置。三省无数的人们南下、北上,或者东进长三角,而到彼此省份谋生的人却在少数。以“位和人口流动数据”2015年春节前后一个月人口流动数据为例,江西省会南昌流入湖南的人口数占外省流入湖南总量的0.1%,湖北省会武汉的这一比例也只有0.6%,甚至比不上相对偏远的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。两对历史上的CP,现实上的往来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三省之间的渐行渐远,是感情面对现实的妥协。按照人口流动理论,人口迁移的基本逻辑是:人随产业走,人往高处走。低收入地区迁徙到高收入地区,从城市化到大都市圈化是人口迁徙的国际规律。湖南、湖北、江西三省,虽然在历史上都有过各自的辉煌时刻,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初,身处中部的三省,谁也不比谁强多少,而且都是人口大省,劳动力富余,工资水平相当,三省间的流动就显得多此一举,徒增颠簸。三省的人们在感情与金钱之间,毫不犹豫选择了金钱,奔赴珠三角、长三角等发达地区。三省之间虽然少了来往,却常在异乡相遇,彼此之间有亲近感,道一声“老表”或者半个老乡。而这种感情,大数据无法呈现。

猜你喜欢